微小说的世界,简短到出人意料

灯泡灭了,我仔细检查了下,钨丝并没有断。我重新按下开关, 灯泡闪了两下又灭了。我问,你怎么了,不开心么。灯泡回答,等会儿,有个蛾子在窗外看我好久了。我说,那不挺好,有人看得上你。灯泡说,我不是火,别让他看错了,误了人一辈子。

儿子在学校又犯错了,班主任再次打电话向家长告状。泪流满面的她彻底地感到了作为单身妈妈的难处。她狠狠地在这个10岁的小男孩屁股上拍了几巴掌,然后冲他吼道:这一次到底又犯什么错误了?什么借口?儿子眨眨眼,笑了:妈,这次犯错后就是第十次了,老师要家访,我们男老师单身很帅的哦!

她带恋人回家见父母,小伙儿礼貌勤快,帮着一起下厨。母亲聊起她小时候:“……古灵精怪的,还说长大要嫁给玩具熊呢。”她附和:“对啦,要不是搬家忽然找不到了,现在你还能见见情敌哦~”小伙子笑着听,悄悄藏起切菜伤到的手指,伤口没有流血,反而露出一点洁白的棉絮来……

室友因为生理痛,在沙发上蜷成一团,递热水的时候她整个都在哆嗦,问有没有事,只见她两眼发黑冷汗直流,非常入戏地从牙缝中挤出一句:“……泼猴,死心吧!我不会把芭蕉扇借给你的……!”

摄影师坐在浴缸旁,把不满意的旧作丢进去慢慢烧掉,随着火光吞卷,有些相片居然显露出虚空影像,这是作品的灵魂,拍摄时越用心,影像就越清晰,他饶有兴趣地烧着,忽然愣住,最栩栩如生的影像,不是壮丽的风景,美丽的女子,而是随手拍的旧屋,父母头发尚黑,正望着他笑。

伸手不见五指的小巷子里,正值花季之年的少女被持刀歹徒胁迫脱衣服。

少女无奈脱掉毛衣,心想着下面就该脱内衣了,不料歹徒又说穿上。少女不解,但还是把毛衣穿上。如此反复百次少女哭着问他:「你到底想怎样?」

歹徒沉默片刻后说,“别说话,你看静电多美。”

夜深了,忽然想起那个秋天的晚上,我们从路灯下走过,一前一后,你不时回头看看我,我在后面踩着你的影子走。好怀念,真的,如果你没报警的话。

我和她走到了一起。然后,故事结束,再无波澜。

Leave a Reply